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首頁 | 試卷下載 | 課件下載 | 教案教學 | 教學素材 | 作文中心 | 備課 | 中考 | 高考 | 學習頻道 | 教師頻道 | 課外讀物 | 會員區 | 手機版


  您的位置教案下載 >>教學參考 >>
《段太尉逸事狀》參考資料
作者:   上傳者:333333  日期:08-09-12


段太尉逸事狀 
[唐]柳宗元 
【題解】這是一篇敘事嚴謹、寫人生動的傳記文。作者選取段太尉一生中勇服郭晞、仁愧焦令諶、節顯治事堂三件逸事,多側面地表現了人物外柔內剛、勇毅見于平易的個性特征,刻劃了一位封建時代正直官吏的形象。全文不著一句議論,純用冷靜從容的寫實手法,在客觀的敘述中隱含著深沉的歌頌之情。 
段太尉(719—783),名秀實,字成公。唐汧陽(今陜西省千陽縣)人。官至涇州刺史兼涇原鄭潁節度使。德宗建中四年(783),涇原士兵在京嘩變,德宗倉皇出奔,叛軍遂擁戴原盧龍節度使朱泚為帝。時段在朝中,以狂賊斥之,并以朝笏廷出朱泚面額,被害,追贈太尉(見兩唐書本傳)。狀是舊時詳記死者世系、名字、爵里、行治、壽年的一種文體。逸事狀專錄人物逸事,是狀的一種變體。 
太尉始為涇州刺史時[1],汾陽王以副元帥居蒲[2]。王子晞為尚書[3],領行營節度使[4],寓軍邠州[5],縱士卒無賴[6]。邠人偷嗜暴惡者,率以貨竄名軍伍中[7],則肆志,吏不得問。日群行丐取于市,不嗛[8],輒奮擊折人手足,椎釜鬲甕盎盈道上[9],袒臂徐去,至撞殺孕婦人。邠寧節度使白孝德以王故[10],戚不敢言。 
太尉自州以狀白府[11],愿計事。至則曰:“天子以生人付公理[12],公見人被暴害,因恬然。且大亂,若何?”孝德曰:“愿奉教。”太尉曰:“某為涇州,甚適,少事;今不忍人無寇暴死,以亂天子邊事。公誠以都虞候命某者[13],能為公已亂,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出如尉請。 
既署一月,晞軍士十七人入市取酒,又以刃刺酒翁,壞釀器,酒流溝中。太尉列卒取十七人,皆斷頭注槊上,植市門外。晞一營大噪,盡甲。孝德震恐,召太尉曰:“將奈何?”太尉曰:“無傷也!請辭于軍。”孝德使數十人從太尉,太尉盡辭去。解佩刀,選老躄者一人持馬[14],至晞門下。甲者出,太尉笑且入曰:“殺一老卒,何甲也?吾戴吾頭來矣!”甲者愕。因諭曰:“尚書固負若屬耶?副元帥固負若屬耶?奈何欲以亂敗郭氏?為白尚書,出聽我言。” 
晞出見太尉。太尉曰:“副元帥勛塞天地,當務始終。今尚書恣卒為暴,暴且亂,亂天子邊,欲誰歸罪?罪且及副元帥。今邠人惡子弟以貨竄名軍籍中,殺害人,如是不止,幾日不大亂?大亂由尚書出,人皆曰尚書倚副元帥,不戢士[15]。然則郭氏功名,其與存者幾何?”言未畢,晞再拜曰:“公幸教晞以道,恩甚大,愿奉軍以從。”顧叱左右曰:“皆解甲散還火伍中,敢嘩者死!”太尉曰:“吾未晡食[16],請假設草具。”既食,曰:“吾疾作,愿留宿門下。”命持馬者去,旦日來。遂臥軍中。晞不解衣,戒候卒擊柝衛太尉[17]。旦,俱至孝德所,謝不能,請改過。邠州由是無禍。 
先是,太尉在涇州為營田官[18]。涇大將焦令諶取人田,自占數十頃,給與農,曰:“且熟,歸我半。”是歲大旱,野無草,農以告諶。諶曰:“我知入數而已,不知旱也。”督責益急,農且饑死,無以償,即告太尉。 
太尉判狀辭甚巽[19],使人求諭諶。諶盛怒,召農者曰:“我畏段某耶?何敢言我!”取判鋪背上,以大杖擊二十,垂死,輿來庭中。太尉大泣曰:“乃我困汝!”即自取水洗去血,裂裳衣瘡,手注善藥,旦夕自哺農者,然后食。取騎馬賣,市谷代償,使勿知。 
淮西寓軍帥尹少榮[20],剛直士也。入見諶,大罵曰:“汝誠人耶?涇州野如赭[21],人且饑死;而必得谷,又用大杖擊無罪者。段公,仁信大人也,而汝不知敬。今段公唯一馬,賤賣市谷入汝,汝又取不恥。凡為人傲天災、犯大人、擊無罪者,又取仁者谷,使主人出無馬,汝將何以視天地,尚不愧奴隸耶!”諶雖暴抗,然聞言則大愧流汗,不能食,曰:“吾終不可以見段公!”一夕,自恨死。 
及太尉自涇州以司農征[22],戒其族:“過岐[23],朱泚幸致貨幣[24],慎勿納。”及過,泚固致大綾三百匹。太尉婿韋晤堅拒,不得命。至都,太尉怒曰:“果不用吾言!”晤謝曰:“處賤無以拒也。”太尉曰:“然終不以在吾第。”以如司農治事堂,棲之梁木上。泚反,太尉終,吏以告泚,泚取視,其故封識具存[25]。 
太尉逸事如右[26]。 
元和九年月日[27],永州司馬員外置同正員柳宗元謹上史館[28]。今之稱太尉大節者,出入以為武人一時奮不慮死[29],以取名天下,不知太尉之所立如是。宗元嘗出入岐周邠斄間[30],過真定[31],北上馬嶺[32],歷亭障堡戍,竊好問老校退卒[33],能言其事。太尉為人姁姁[34],常低首拱手行步,言氣卑弱,未嘗以色待物[35];人視之,儒者也。遇不可,必達其志,決非偶然者。會州刺史崔公來,言信行直,備得太尉遺事,覆校無疑,或恐尚逸墜,未集太史氏,敢以狀私于執事[36]。謹狀。 
——選自中華書局排印宋刻世彩堂本《柳河東集》 
段太尉剛任涇州刺史的時候,汾陽王郭子儀以副元帥的身份駐扎在蒲州。汾陽王兒子郭晞擔任尚書之職,兼任行營節度使,以客軍名義駐于邠州,放縱士兵橫行不法。邠州人中那些狡黠貪婪、強暴兇惡的家伙,紛紛用賄賂手段在軍隊中列上自己的名字,于是為所欲為,官吏都不敢去過問。他們天天成群結伙地在街市上強索財物,一不順心,就用武力打斷他人的手腳,用棍棒把各種瓦器砸得滿街都是,然后裸露著臂膀揚長而去,甚至還撞死懷孕的婦女。邠寧節度使白孝德因為汾陽王的緣故,心中憂傷卻不敢明說。 
段太尉從涇州用文書報告節度使府,表示愿意商量此事。到了白孝德府中,他就說:“天子把百姓交給您治理,您看到百姓受到殘暴的傷害,卻無動于衷。大亂將要發生,您怎么辦?”白孝德說:“我愿意聽您的指教。”段太尉說:“我擔任涇州刺史,很空閑,事務不多;現在不忍心百姓沒有外敵卻慘遭殺害,來擾亂天子的邊防。你假如真的任命我為都虞候,我能替您制止暴亂,使您的百姓不再遭到傷害。”白孝德說:“太好了!”就答應了段太尉的要求。 
段太尉代理都虞候職務一個月后,郭晞部下十七人進街市拿酒,又用兵器刺賣酒老頭,砸壞酒器,酒流進溝中。段太尉布置士兵去抓獲這十七人,全都砍頭,把頭掛在長矛上,豎立在市門外。郭晞全軍營都騷動起來,紛紛披上了盔甲。白孝德驚慌失措,把段太尉叫來問道,怎么辦呢?”段太尉說:“沒有關系!讓我到郭晞軍營中去說理。”白孝德派幾十名士兵跟隨太尉,太尉全都辭掉了。他解下佩刀,挑選了一個又老又跛的士兵牽馬,來到郭晞門下。全副武裝的士兵涌了出來,段太尉邊笑邊走進營門,說:“殺一個老兵,何必全副武裝呢?我頂著我的頭顱來啦!”士兵們大驚。段太尉乘機勸說道:“郭尚書難道對不起你們嗎?副元帥難道對不起你們嗎?為什么要用暴亂來敗壞郭家的名聲?替我告訴郭尚書,請他出來聽我說話。” 
郭晞出來會見太尉。段太尉說:“副元帥的功勛充塞于天地之間,應該力求全始全終。現在您放縱士兵為非作歹,這樣將造成變亂,擾亂天子邊地,應該歸罪于誰?罪將連累到副元帥身上。現在邠州那些壞家伙用賄賂在軍隊名冊上掛上個名字,殺害百姓,象這樣再不制止,還能有多少天不發生大亂?大亂從您這兒發生,人們都會說您是倚仗了副元帥的勢力,不管束部下。那么郭家的功名,將還能保存多少呢?”話沒有說完,郭晞再拜道:“承蒙您用大道理開導我,恩情真大,我愿意率領部下聽從您。”回頭呵斥手下士兵說:“全都卸去武裝,解散回到自己的隊伍里去,誰敢鬧事,格殺勿論!”段太尉說:“我還未吃晚飯,請為我代辦點簡單的食物。”吃完后,又說:“我的毛病又犯了,想留宿在您營中。”命令牽馬的人回去,次日清早再來。于是就睡在營中。郭晞連衣服也不脫,命警衛敲打著梆子保衛段太尉。第二天一早,郭晞和段太尉一起來到白孝德那兒,道歉說自己實在無能,請求允許改正錯誤。邠州從此沒有了禍亂。 
在此以前,段太尉在涇州擔任營田副使。涇州大將焦令諶掠奪他人土地,自己強占了幾十頃,租給農民,說:“到谷子成熟時,一半歸我。”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農民將災情報告焦令諶。焦令諶說:“我只知道收入的數量,不知道旱不旱。”催逼更急,農民自己將要餓死,沒有谷子償還,只得去求告段太尉。 
段太尉寫了份判決書,口氣十分溫和,派人求見并通知焦令諶。焦令諶大怒,叫來農民,說:“我怕姓段的嗎?你怎敢去說我的壞話!”他把判決書鋪在農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奄奄一息,扛到太尉府上。太尉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馬上自己動手取水洗去農民身上的血跡,撕下自己的衣服為他包扎傷口,親自為他敷上良藥,早晚自己先喂農民,然后自己再吃飯。并把自己騎的馬賣掉,換來谷子代農民償還,還叫農民不要讓焦令諶知道。 
駐扎在邠州的淮西軍主帥尹少榮是個剛直的人,他來求見焦令諶,大罵道:“你還是人嗎?涇州赤地千里,百姓將要餓死;而你卻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無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義講信用的長者,你卻不知敬重。現在段公只有一匹馬,賤賣以后換成谷子交給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恥。大凡一個人不顧天災、冒犯長者、重打無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門沒有馬,你將怎樣上對天、下對地,難道不為作為奴仆的而感到羞愧嗎!”焦令諶雖然強橫,但聽了這番話后,卻大為慚愧乃至流汗,不能進食,不消一晚,就自恨而死。 
等到段太尉從涇州任上被征召為司農卿,臨行前他告誡后去的家人:“經過岐州時,朱泚可能會贈送錢物,千萬不要收下。”經過時,朱泚執意要贈送三百匹大綾,太尉女婿韋晤堅決拒收,朱泚還是不同意。到了京城,段太尉發怒說:“竟然不聽我的話!”韋晤謝罪說:“我地位卑賤,無法拒絕呀。”太尉說:“但終究不能把大綾放在我家里。”就把它送往司農的辦公處,安放在屋梁上。朱泚謀反,段太尉遇害,官吏將這事報告了朱泚,朱泚取下一看,原來封存的標記還在。 
段太尉逸事如右。 
元和九年某月某日,永州司馬員外置同正員柳宗元恭謹地獻給史館。現在稱贊段太尉大節的人,大抵認為是武夫一時沖動而不怕死,從而取名于天下,不了解太尉立身處世就象上述的那樣。我曾來往于岐、周、邠、斄之間,經過真定,北上馬嶺,游歷了亭筑、障設、堡壘和戍所等各種軍事建筑,喜歡訪問年老和退伍將士,他們都能介紹段太尉的事跡。太尉為人謙和,常常低著頭、拱著手走路,說話的聲息低微,從來不用壞臉色待人;別人看他,完全是一個儒者。遇到不能贊同的事,一定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他的事跡決不是偶然的。適逢永州刺史崔能前來,他言而有信、行為正直,詳細搜羅段太尉遺事,核對無誤。我恐怕有的被遺逸,未能為史官采錄,故斗膽將這篇逸事狀私下呈送于您。謹為此狀。(方智范) 
【注釋】 
[1]太尉句:唐代宗廣德二年(764),因邠寧節度使白孝德的推薦,段秀實任涇州(治所在今甘肅省涇川縣北)刺史。這里以段秀實死后追贈的官名稱呼他,以示尊敬。[2]汾陽王:即郭子儀。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有功,于肅宗寶應元年(762)進封汾陽王。代宗廣德二年正月,郭子儀兼任關內、河東副元帥,河中節度、觀察使,出鎮河中。蒲:州名,唐為河中府(治所在今山西省永濟縣)。[3]王子晞句:郭晞,汾陽王郭子儀第三子,隨父征伐,屢建戰功。代宗廣德二年(764),吐蕃侵邊,郭晞奉命率朔方軍支援邠州,時任御史中丞、轉御史大夫,后于大歷中追贈兵部尚書。《資治通鑒》胡三省注:“據《實錄》,時晞官為左常侍,宗元云尚書,誤也。”[4]領:兼任。節度使:主要掌軍事。唐代開元間設置,原意在增加都察權力。安史亂后,愈設愈濫。[5]寓軍:在轄區之外駐軍。邠(bīn賓)州:治所在今陜西省彬縣。[6]無賴:橫行。[7]貨:財物,這里指賄賂。[8]嗛(qiè妾):滿足。[9]釜:鍋。鬲(lì立):三腳烹飪器。甕(wèng翁去聲):盛酒的陶器。盎:腹大口小的瓦盆。[10]白孝德:安西(治所在今新疆庫車縣)人,李廣弼部將,廣德二年任邠寧節度使。[11]狀:一種陳述事實的文書。白:秉告。[12]生人:生民,百姓。理:治。唐代為避李世民、李治諱而改。[13]都虞候:軍隊中的執法官。[14]躄(bì必):跛腳。[15]戢(jí集):管束。[16]晡(bū逋)食:晚餐。晡,申時,下午三至五時。[17]柝(tuò唾):古代巡夜打更用的梆子。[18]太尉句:白孝德初任邠寧節度使時,以段秀實署置營田副使。唐制:諸軍萬人以上置營田副使一人,掌管軍隊屯墾。[19]巽(xùn迅):通“遜”,委婉。[20]淮西:今河南省許昌、信陽一帶。[21]赭(zhě者):赤褐色。[22]及太尉句:德宗建中元年(780)二月,段秀實自涇原節度使被召為司農卿。司農卿,為司農寺長官,掌國家儲糧用糧之事。[23]岐:州名:治所在今陜西省鳳翔縣南。[24]朱泚(cǐ此):昌平(今北京市昌平縣)人。時為鳳翔府尹。貨幣:物品和錢幣。[25]識(zhì志):標記。[26]太尉句:這是表示正文結束的話。[27]元和九年:公元八一四年。元和是唐憲宗李純年號(806—820)。[28]永州句:當時柳宗元任永州(治所在今湖南零陵縣)司馬,這里是他官職地位的全稱。史館:國家修史機構。[29]出入:大抵,不外乎。[30]宗元句:柳宗元于貞元十年(794)曾游歷邠州一帶。周:在岐山下,今陜西省郿縣一帶。斄(tái臺):同“邰”,在今陜西省武功縣西。[31]真定:不可考,或是“真寧”之誤。真寧即今甘肅省正寧縣。[32]馬嶺:山名,在今甘肅省慶陽縣西北。[33]校:中下級軍官。[34]姁(xǔ許)姁:和好的樣子。[35]色:臉色。物:此指人。[36]執事:指專管某方面事務的官吏。這里指史官韓愈。 

段太尉(719—783),名秀實,字成公。唐汧陽(今陜西省千陽縣)人。官至涇州刺史兼涇原鄭潁節度使。德宗建中四年(783),涇原士兵在京嘩變,德宗倉皇出奔,叛軍遂擁戴原盧龍節度使朱泚為帝。時段在朝中,以狂賊斥之,并以朝笏廷出朱泚面額,被害,追贈太尉(見兩唐書本傳)。狀是舊時詳記死者世系、名字、爵里、行治、壽年的一種文體。逸事狀專錄人物逸事,是狀的一種變體。   
  太尉始為涇州刺史時〔1〕,汾陽王以副元帥居蒲〔2〕。王子晞為尚書〔3〕,領行營節度使〔4〕,寓軍邠州〔5〕,縱士卒無賴〔6〕。邠人偷嗜暴惡者,率以貨竄名軍伍中〔7〕,則肆志,吏不得問。日群行丐取于市,不嗛〔8〕,輒奮擊折人手足,椎釜鬲甕盎盈道上〔9〕,袒臂徐去,至撞殺孕婦人。邠寧節度使白孝德以王故〔10〕,戚不敢言。 
  太尉自州以狀白府〔11〕,愿計事。至則曰:“天子以生人付公理〔12〕,公見人被暴害,因恬然。且大亂,若何?”孝德曰:“愿奉教。”太尉曰:“某為涇州,甚適,少事;今不忍人無寇暴死,以亂天子邊事。公誠以都虞候命某者〔13〕,能為公已亂,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出如尉請。 
  既署一月,晞軍士十七人入市取酒,又以刃刺酒翁,壞釀器,酒流溝中。太尉列卒取十七人,皆斷頭注槊上,植市門外。晞一營大噪,盡甲。孝德震恐,召太尉曰:“將奈何?”太尉曰:“無傷也!請辭于軍。”孝德使數十人從太尉,太尉盡辭去。解佩刀,選老躄者一人持馬〔14〕,至晞門下。甲者出,太尉笑且入曰:“殺一老卒,何甲也?吾戴吾頭來矣!”甲者愕。因諭曰:“尚書固負若屬耶?副元帥固負若屬耶?奈何欲以亂敗郭氏?為白尚書,出聽我言。” 
  晞出見太尉。太尉曰:“副元帥勛塞天地,當務始終。今尚書恣卒為暴,暴且亂,亂天子邊,欲誰歸罪?罪且及副元帥。今邠人惡子弟以貨竄名軍籍中,殺害人,如是不止,幾日不大亂?大亂由尚書出,人皆曰尚書倚副元帥,不戢士〔15〕。然則郭氏功名,其與存者幾何?”言未畢,晞再拜曰:“公幸教晞以道,恩甚大,愿奉軍以從。”顧叱左右曰:“皆解甲散還火伍中,敢嘩者死!”太尉曰:“吾未晡食〔16〕,請假設草具。”既食,曰:“吾疾作,愿留宿門下。”命持馬者去,旦日來。遂臥軍中。晞不解衣,戒候卒擊柝衛太尉〔17〕。旦,俱至孝德所,謝不能,請改過。邠州由是無禍。 
  先是,太尉在涇州為營田官〔18〕。涇大將焦令諶取人田,自占數十頃,2給與農,曰:“且熟,歸我半。”是歲大旱,野無草,農以告諶。諶曰:“我知入數而已,不知旱也。”督責益急,農且饑死,無以償,即告太尉。 
  太尉判狀辭甚巽〔19〕,使人求諭諶。諶盛怒,召農者曰:“我畏段某耶?何敢言我!”取判鋪背上,以大杖擊二十,垂死,輿來庭中。太尉大泣曰:“乃我困汝!”即自取水洗去血,裂裳衣瘡,手注善藥,旦夕自哺農者,然后食。取騎馬賣,市谷代償,使勿知。 
  淮西寓軍帥尹少榮〔20〕,剛直士也。入見諶,大罵曰:“汝誠人耶?涇州野如赭〔21〕,人且饑死;而必得谷,又用大杖擊無罪者。段公,仁信大人也,而汝不知敬。今段公唯一馬,賤賣市谷入汝,汝又取不恥。凡為人傲天災、犯大人、擊無罪者,又取仁者谷,使主人出無馬,汝將何以視天地,尚不愧奴隸耶!”諶雖暴抗,然聞言則大愧流汗,不能食,曰:“吾終不可以見段公!”一夕,自恨死。 
  及太尉自涇州以司農征〔22〕,戒其族:“過岐〔23〕,朱泚幸致貨幣〔24〕,慎勿納。”及過,泚固致大綾三百匹。太尉婿韋晤堅拒,不得命。至都,太尉怒曰:“果不用吾言!”晤謝曰:“處賤無以拒也。”太尉曰:“然終不以在吾第。”以如司農治事堂,棲之梁木上。泚反,太尉終,吏以告泚,泚取視,其故封識具存〔25〕。 
  太尉逸事如右〔26〕。  
  元和九年月日〔27〕,永州司馬員外置同正員柳宗元謹上史館〔28〕。今之稱太尉大節者,出入以為武人一時奮不慮死〔29〕,以取名天下,不知太尉之所立如是。宗元嘗出入岐周邠斄間〔30〕,過真定〔31〕,北上馬嶺〔32〕,歷亭障堡戍,竊好問老校退卒〔33〕,能言其事。太尉為人姁姁〔34〕,常低首拱手行步,言氣卑弱,未嘗以色待物〔35〕;人視之,儒者也。遇不可,必達其志,決非偶然者。會州刺史崔公來,言信行直,備得太尉遺事,覆校無疑,或恐尚逸墜,未集太史氏,敢以狀私于執事〔36〕。謹狀。 


 



* 本站是所有資料僅供教學之用。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或由會員上傳,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 本站所有的數據都是本地下載,不可能出現不能下載,下載不成功時,請一直重試下載,如果一直不成功,可能是本站出了故障,隔個幾分種后再次重新下載,詳細請參考下載說明!
 交互區
上傳資料 資料求助
 站內搜索

關鍵字   

 欄目推薦
在線新華字典  在線成語詞典
古詩詞大全    中國四大名著
文言文翻譯   入團志愿書
中考歷屆試卷  高考歷屆試卷
初中閱讀練習  高中閱讀練習
 相關資料
《段太尉逸事狀》同步練習
《段太尉逸事狀》ppt(50頁)
《段太尉逸事狀》ppt(33頁)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7
高考實詞專題《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6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5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4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3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2
《段太尉逸事狀》ppt課件1
《段太尉逸事狀》教案4
《段太尉逸事狀》教案3
《段太尉逸事狀》教學設計2
《段太尉逸事狀》教案及練習
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狀》原文及譯文
《段太尉逸事狀》mp3音頻朗讀


   版權所有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備05019169號 

黄色短视频下载_黄色富二代下载_黄色黄瓜视频_黄色免费不登录网页